• 诗歌《家史》

    诗歌《家史》

    被父亲顽强地铸成大刀,大刀拼卷了刃,才拼走妖怪、东瀛人……父亲把大刀传给了我,大刀的光亮把我照晕,我把大刀锻打成铁锤,想砸碎“四旧”,结果砸伤了本身的腿。
    张建鲁
    2019-03-20
  • 诗歌《好永劫间没看星星了》

    诗歌《好永劫间没看星星了》

    哪怕一分钟 让我看看星星 看看星光下 花朵般的人类 能否另有孩子般的童真
    姜光炎
    2019-03-20
  • 诗歌《高粱》

    诗歌《高粱》

    被称作高粱是在你茁壮地成才之后实在 你的种子小而又小质朴平常得一如泥土你从抽芽抽叶的那天起就以白的姿势横空出生在广袤的田野上昼夜练习声势赫赫你从秀穗的那刻起丰满得鼓胀以一种高挑挺秀的姿势预备献身广阔的黄地皮 以及河岸 丘陵 山坡上你在飒飒...
    ​纪广洋
    2019-03-20
  • 《大孔府》第十九章 日寇设计抢圣公 李代桃僵计失去

    《大孔府》第十九章 日寇设计抢圣公 李代桃僵计失去

    皮毛松冈洋右把孔昭润送到正殿上面,马场村吉还在上面必恭必敬地期待,他们一同出了皇宫。
    杨义堂
    2019-03-20
  • 《那抹情柔》

    《那抹情柔》

    她是学霸,清丽的面目面貌牵引浩繁盼望的眼眸。他是她邻桌,多年的鼻炎烦闷着心中那抹情柔。
    刘相云
    2019-03-20
  • 诗歌《吊唁》

    诗歌《吊唁》

    生我养我的墟落啊,郭家楼它如一丛野花开在土丘野花思恋偷它芬芳的孩子吊唁它贡献给我有芬芳飘悠的温顺我吊唁父辈报告的一个陈腐的故事一群逃荒人,在茅草丛生的土丘手拉动手开端了抗争运气的生存屠杀……是大族的庄园,紧压在他们心头使他们活得十分极重繁重于是...
    张建鲁
    2019-03-19
  • 诗歌《别把阳光拒之门外》

    诗歌《别把阳光拒之门外》

    别把阳光拒之门外三月的阳光那么好不要让窗户半遮半掩拉开窗帘让它出去站站让我们享用一下它丰满的色块耐不住性子的玉兰已在阳光的手指下含情脉脉给你送去整个春天的浅笑春宵一刻值令媛啊训练心境训练爱吧别让任何人偷走你的时光你的空想关于春天的音讯你晓得...
    姜光炎
    2019-03-19
  • 《竹竿巷的留恋》

    《竹竿巷的留恋》

    夜幕下的竹竿巷煎熬节节孑立的情绪,他游走长长的街,嗅着毛竹的幽香思路又回到迢遥的从前。
    刘相云
    2019-03-19
  • 诗歌《石鼓》

    诗歌《石鼓》

    实在 你只轰响过一次当从大山上被开采的刹时早已被光阴和生存降服的石工终于降服了你别开生面地錾去了你的棱角磨平了你的本性你被人宿命地布置在后花圃的冷亭下或权门外的两侧很多人 基础就没把你看成鼓或纰漏了你的抽象只是把你看成凳子和部署以致于受你的...
    纪广洋
    2019-03-19
  • 《大孔府》第十八章 师长尊儒修孔道 民国祭孔遭批评

    《大孔府》第十八章 师长尊儒修孔道 民国祭孔遭批评

    孔德成和孙桐萱一同说:“好啊!”
    杨义堂
    2019-03-19
  • 诗歌《水稻》

    诗歌《水稻》

    水稻以水的姿势柔情似水地流落远乡 围拢在村外悄悄的 由绿到黄给农夫一个轻飘飘的秋收金黄的种子麋集地习在秧田里便有一爿绿油油的盼望在同乡们的视野里葳蕤嫩嫩的小苗在水中聚集之后又经过机灵勤奋的双手在水中散播直到绿得无边无涯窈窕的稻稞在和风和蛙声...
    纪广洋
    2019-03-18
  • 《大孔府》第十七章 二姐出嫁身影单 骨血相离泪不干

    《大孔府》第十七章 二姐出嫁身影单 骨血相离泪不干

    孔印秋说:“那我摆设唱几天戏,我们都陪他看戏,繁华繁华!”
    杨义堂
    2019-03-18
  • 诗歌《听钢琴曲“秋日的耳语”》

    诗歌《听钢琴曲“秋日的耳语”》

    十指升降处 清泉叮咚在象外天涯潺潺幽蓝的江水浮逐碎霞如梦的枫叶漫过重帏叠障后的心田激起节拍明丽的回荡落叶如归帆浪花凝成耳朵就如许的季候遍野黄得洪亮极重繁重而高兴橘红的鹅头伸出荷塘洁白的翅羽模模糊糊沙哑的鹭耐不住水寒自轻弹的苇竿斜翅远天日落之前 ...
    ​纪广洋
    2019-03-17
  • 《大孔府》第十六章 达生领衔修家谱 少年忧国诗抒怀

    《大孔府》第十六章 达生领衔修家谱 少年忧国诗抒怀

    他把我们重修家谱的事和孔祥熙说了,孔祥熙亲身回了一趟山西太谷县,把他们祖上十几代的家谱都抄上去了,孔祥勉就将他的家谱和我们曲阜乾隆年间的家谱一比较,嘿,发明曲阜城北纸坊户有一支族人,在明朝初年迁到了山西,与孔祥熙的十九代先人一个名字,这不,对上号了!
    杨义堂
    2019-03-17
  • 诗歌《天地之间》

    诗歌《天地之间》

    眼光劈开千年之树 迂回的年轮波涛依稀 有数门窗悬挂大山的清泪 深深的瞳孔 安葬几多人几多历史烟尘 各处赤身卧成人类的根系 二河道 道道或清或浊的泪痕 谁的眼睛是不枯的温泉鱼形的心被网似的血脉胶葛长河岸边几多头脑沉为化石放目四野 远近的树...
    纪广洋
    2019-03-16
  • 《大孔府》第十五章 生母养母共哀荣 军阀混战轰三孔

    《大孔府》第十五章 生母养母共哀荣 军阀混战轰三孔

    孔印秋每天都抱一大摞函件交给孔德成看,孔德成扯开一个国名党中间党部的大信封,看到一封羊毫写的小楷字:曲阜孔德成老师及儒教总会各会员均鉴:这次曲阜林庙受创,人民伤亡,全由晋逆以剧烈之炮围攻城垣,不料制成崇圣谦逊之人做此扑灭圣基之举,良可长吁!
    杨义堂
    2019-03-16
  • 诗歌《太古的狮吼》

    诗歌《太古的狮吼》

    返乡的归途 再次凝听 一千八百年前 模模糊糊的狮吼 以一种乡音的余韵 梦话太古的回梦 历历旋绕于 群山雾霭深处
    纪广洋
    2019-03-15
  • 《大孔府》第十四章 圣公府连倾楹柱 陶夫人临终托孤

    《大孔府》第十四章 圣公府连倾楹柱 陶夫人临终托孤

    陶夫人说:“公府这个家就托付你了,您便是公府的管家,要把这个家维持好,肯定要把孔氏家谱编好,你操心啦!”
    杨义堂
    2019-03-15
  • 《大孔府》第十三章 门生大胆演孔子 戏案一争济宁电视知

    《大孔府》第十三章 门生大胆演孔子 戏案一争济宁电视知

    不料,今年6月8日敝会举行游艺会,因在敝校大会堂排练《子见南子》一剧,竟至得罪孔氏,牵连敝校校长宋还吾老师,被孔氏族人孔传育等越级至百姓当局教诲部控诉凌辱孔子。
    杨义堂
    2019-03-14
  • 散文《中途夭折野菊花》

    散文《中途夭折野菊花》

    入伍第二年的初春季节,有一次,我和老婆一块去县城,大街旁看到有人倾销菊花茶,还口口声声夸大是相对野生菊花,并摆列了很多喝这种野生菊花茶的利益。老婆悄声对我说:“咱不消买,咱村东河坡上这种野菊花各处都是……”
    张建鲁
    2019-03-14
  • 诗歌《回想是一封旧信》

    诗歌《回想是一封旧信》

    星期天的下战书在地下室的灯光下你从一封信中向我走来我不知该说些什么面临尘封已久的影象
    姜光炎
    2019-03-13
  • 短篇小说《尽职》

    短篇小说《尽职》

    一阵摩托车的声响,由远及近,嘎但是止,接着有人拍门。我开门一看,是市委常委、政法委布告王秀秀,她一进门,就用摩托车的钥匙指着我说:“老三,没想到吧,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时间,有人告发你尽职……”
    纪广洋
    2019-03-13
  • 《大孔府》第十二章 小弟痴心唤病母 长姊昏暗出内室

    《大孔府》第十二章 小弟痴心唤病母 长姊昏暗出内室

    生事的田户们堵住了孔府大门,刘梦瀛只好从东侧小红门里出去。他把手放在陶夫人的鼻孔上,呼吸还在。摸摸右手脉搏,脉搏还在。但是陶夫人的头耷拉在脖子上,嘴歪眼邪,口水直流。刘老师说:“老太太这是中风之症。
    杨义堂
    2019-03-13
  • 散文《苦口良药的苦楝茶》

    散文《苦口良药的苦楝茶》

    ​我至今清楚记得,孩提期间,家里生存条件差,大概是吃不干不净或生吃食品的缘故原由,大概是肚里有蛔虫,我每每肚子疼。每当此时,母亲就给我悄悄的揉肚子或用毛巾包上炒热的大盐粒给我焐肚子;父亲就让我吃“螺丝糖”等打虫药。
    张建鲁
    2019-03-13
  • 诗歌《秋日午后听一首老歌》

    诗歌《秋日午后听一首老歌》

    已往的老朋侪好像是这忘记名字的老歌曲子记得?
    姜光炎
    2019-03-12
  • 短篇小说《古庙》

    短篇小说《古庙》

    柳泉自愿停学,作为上山下乡的知青,于1967年7月5日,从济南离开鲁东北洙水河边的一个名叫纪屯的小村。他刚到来时,不会想到,他在这里不但爱上一个名叫秀莲的乡姑,还留恋上一座名为武圣堂的古庙;更不会想到,他和秀莲水火倒悬地痴恋之际,竟与古庙结下了不解之缘……
    纪广洋
    2019-03-12
  • 《大孔府》第十一章 蒋中正上马拜孔  蔡元培上书革新

    《大孔府》第十一章 蒋中正上马拜孔 蔡元培上书革新

    陶夫人倒上酒,对蒋介石说:“蒋总司令,那我们就互敬了!”
    杨义堂
    2019-03-12
  • 散文《雨》

    散文《雨》

    要是下雨时,你能去我故乡的话,你会听到庄稼生长的声响,你会听到小树同雨滴攀谈的声响,你会听到雨滴亲吻地皮的声响,你会听到农夫埋头数雨滴——不,是数珍珠的声响……2001年08月20日深夜写 2001年09月04日深夜改
    张建鲁
    2019-03-12
  • 诗歌《什么时间再聚到一同​》

    诗歌《什么时间再聚到一同​》

    好朋侪走了 再也不接洽了 不知他怎样样了 我还呆在这个小城 偶然写点诗 偶然也想起他
    姜光炎
    2019-03-11
  • 短篇小说《写生》

    短篇小说《写生》

    我美专结业,留校任教那年,夏季的一个午后,热爱荷叶荷花的我,单独一人去南阳湖西侧的老牛湾畔写生。合法我迷恋于如诗如画的美景中,几张颇有灵气的构图行将脱稿之际,突然传来烦闷的雷声,我仰面一看,惊呆了——西北偏向的湖面上空,浓厚欲滴的乌云正滔滔而来。
    纪广洋
    2019-03-11
1 2
Copyright © 2009- yxgf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济宁新闻播送电视台. 济宁新闻旧事网 版权全部
Copyright © 2009- yxgf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济宁新闻播送电视台. 济宁新闻旧事网 版权全部